相关文章

国内文交所乱象丛生面临三项整顿 - 经济参考网

    交易规则朝令夕改、上市品种暴涨暴跌、艺术品估值不清不楚,让原本是金融创新产物的文化艺术品交易所(下称文交所)及艺术品份额交易,给人的印象如今却是一个“乱”字。    11月8日,文化部产业司副司长李晓磊在第三届国际艺术授权博览交易会高峰论坛上表示,目前对于文交所的管理有些缺位,国家将进一步完善对文交所的管理。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监管部门对于文交所或将有三个方面的整顿:一是关停一批不规范的文交所;二是一部分转型为文化产权交易所;三是保留几家做艺术品份额化交易试点,其中包括天津文交所。  对此消息,天津文交所的创始人和股东之一、国家文化软实力重点课题组首席专家雷原并未予以否认。他表示,天津文交所是这一创新模式的先锋,获得艺术品份额化交易试点的牌照是理所当然的。  天津市政府副秘书长陈宗胜在2011中国金融年度论坛上透露,天津文交所经过国家发改委考察,认为其完全符合六中全会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方向。  中国北京文化产权交易所筹备组负责人彭中天(博客)则指出,现在全国各地的文交所都钻入了艺术品份额化的牛角尖,把文交所的概念做窄了。事实上,文化产权交易还包括演艺产权、电影电视剧投融资等各个方面。

  由于缺乏统一监管,全国文交所各自为政,修改交易规则就成了家常便饭。10月底,一批投资者以“交易规则不公”为由起诉天津文交所。    近段时间,类似修改交易规则的戏码仍不断上演。  郑州文交所宣布,从11月8日起,该所上市的全部艺术品份额最低交易单位降至原来的百分之一。新规则的实施大大降低了投资门槛。以该所价格最低的《中国名人》为例,修改前单笔交易金额高达8.81万元,现在只需881元就可参与交易。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郑州文交所此前在全国首次提出发售对象数量限定(200人)的规则,但产品发完之后交易量十分冷清,甚至连续数日出现了“零成交”。为了活跃成交量,该所遂即修改上述规则。  郑州文交所并非个案。  在暂停发售两个月之后,湖南文化艺术品产权交易所于11月份开始推出范增、王明明两个美术作品资产包。此番,湖南文交所同样修改了交易规则,将连续竞价交易改为对价撮合交易,交易时间也由原来的5个连续交易日改为每周一、三、五开放交易。  有专家认为,交易所方面对规则想改就改,主要是因为逐利的民营资本进入了文交所。而雷原告诉记者,民营资本进入文交所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天津文交所的创办起初获得了文化部、天津市政府的支持,但在资金上还需要寻求民间资本的支持。  “一开始不少资本都对文交所感兴趣,但又都担心前景不确定,最后采取的是英雄不问出处的做法,谁把钱打过来,谁就成为天津文交所的股东。”雷原说。  作为西安交通大学东方管理研究院院长,雷原亦是第一个向政府部门提出艺术品证券化的人。  此后,各地文交所纷纷效仿天津文交所的做法,民间资本大举进入文化交易所市场。  文交所的乱象丛生让热情的投资者也开始望而却步,多个文交所出现了交易清淡、上市品种价格暴跌的情况。  汉唐文交所上市的《冠中版画》在10月28日上市当天就下跌了22%,盘中还停牌10分钟。11月8日,天津文交所的上市品种《喷薄风雷》仅有一手交易,《声喧乱石》和《沧海浪涌》也都只有两手的交易量。  发售首批艺术品份额就遭到冷遇的泰山文交所,将于11月10日发售第二批艺术品份额化产品吴冠中油画《漓江新篁》、《凡尔赛一角》。为推高人气,该所还将举办为期50天的实盘大赛,以高额奖励来吸引投资者。

  本末倒置的证券化?

  一个被业内普遍认同的观点是,艺术品要先份额化交易才能产生价值。    在彭中天看来,尚未明确产权的情况下就先进行份额化、证券化交易,这样的做法完全违背了经济规律。“没有产权就没有交易,必须首先明确产权。”  他指出,正确的路径应该是先将艺术品的无形价值有形化、资产化、金融化,最后才是证券化,现在文交所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的做法则是颠倒过来的。  而对于艺术品金融化路径的问题,支持艺术品份额化和支持艺术品基金人士的观点产生了严重分歧。  在雷原看来,文交所的目的是要让更多的普通投资者参与到艺术品投资中来,将原本小众的艺术品投资大众化。“我不支持艺术品份额化产品退市,因为只要认可艺术品的人越多,其价格就会越高。”雷原说。  北京艺融民生艺术投资公司总裁蒋伟却表示,艺术品投资绝对是小众市场,从古至今都不可能成为大众市场。因为艺术品份额化面临不能解决的问题:一是同股不同权,二是不能产生现金流。  彭中天也表示,艺术品份额化交易产生许多问题,行业标准缺失,重复交易的税收问题如何计算,有做多却无做空等等。这许多问题没有得到妥善解决,文交所的金融创新就会举步维艰。  “在一个没有修好的跑道上,飞机有可能起飞,但是无法安全地降落。”彭中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