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游学市场陷监管真空 各种机构一拥而上乱象丛生

  游学热到底有多热多乱?游学在现代教育体系中应该占据怎样的位置?游学应该怎样监管?新华社记者就这些问题进行了调查。

  每年约30万人参加海外游学

  10年前海外游学刚兴起时,参加者寥寥。新东方国际游学推广管理中心主任刘婷介绍,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和留学市场繁荣,近5年游学开始快速发展,尤其这两年更为迅猛。

  在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看来,游学应该叫修学旅游。

  游学是一种市场需求和教育投资。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说,韩亚航空空难事件发生后个别省份叫停了游学项目。

  每年出境游学的人数到底是多少?刘婷粗略估算,近几年中国每年约有20万到30万人参加海外游学,其中约80%由教育局或学校组织,约20%是散客市场,由留学中介、培训学校和出境旅行机构等主办。

  “这是一个三不管的灰色地带”

  “空难是小概率事件,但游学市场确实需要整顿。”刘婷说。

  记者调查发现,和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将游学或修学写入法律、纳入政府或行业协会的监管不同,作为一种新兴的社会现象,游学在我国尚未纳入行政部门或者行业领域的监管范围。

  游学既不是纯粹的教育,也不是纯粹的旅游,交叉属性使其陷入监管“真空”。留学监理服务网总监理师胡本未说,因为门槛低又缺乏监管,各种机构一拥而上,游学市场的确是乱象丛生。

  一是政府监管缺位,举办机构良莠不齐。

  “这是一个三不管的灰色地带。”胡本未说,由于政府的缺位,游学市场没有明确从业机构的准入标准和产品细节。而一些中小学通过游学“搭送”老师之类的“潜规则”约定,与旅行社、留学中介机构形成了灰色利益链。一些学校配的游学老师并不具有专业素质的,而是作为一种奖励安排,一旦在国外遇到各种突发事件又该如何应对?

  二是准入门槛不高,游学质量无法保障。

  胡本未表示,企业办理留学业务需要教育部认定的留学中介资质,开办游学业务则只要具备出入境资格就可以,并没有相关机构检验游学产品是否合格。

  孙宏艳说,一些机构、单位资质根本不够,游学难免就成了“到此一游”。

  “同事给孩子报的就是游学团,学的内容很少,游也是走马观花。”中消协投诉部副主任皮小林说,游学正成为新的消费业态,对游、学都应有所界定。

  三是缺少标准和规范,存在安全隐患。

  “游学是个良心活儿,必须做到实处。”刘婷说,由于缺少行业标准和规范,从很多机构发布的游学产品中,很难看到细节如何做,因此,风险不小。

  四是游学向大城市扎堆,向海外扎堆。

  游学一般应是由近及远,先国内后国外。正在就修学现象进行课题研究的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高峡指出,不像一些国家已经成为普遍性的公共教育产品,游学在国内刚刚起步,只有部分学生能体验。因此,加强管理和引导,才能让游学活动健康有序。